爱阅小说 - 玄幻魔法 - 无名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邪修

第二十六章 邪修

        变了?

        无名一直在沉默,在穆婶儿发泄的过程中,无名在旁一直是个安静的倾听者。

        尽管有疑问,无名还是压下心中的好奇,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刚开始我还不觉得,但是越到后面,他的改变越大。变得让我陌生,变得让我害怕,变得让我恐慌。

        后来,每次回来向我表演他所学的‘仙术’的时候没有了当初的惊喜,仿佛是为了完成任务一般,最后甚至回来都不跟我说一句话。

        我感觉他已经不是他了,直到有一次,他回来之后,也不像我表演他所学的‘仙术’,也不说话,就静静的坐着。

        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但我当时正在门口,他经过我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当时我差点昏了过去,我儿子的那个眼神我从没见过,从他散发的气息,每次的行为举止,还有如今的眼神,都在彻彻底底的告诉我,这已经不是我儿子了。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神,但突然又清明了一下。

        在那一刻,一股熟悉之感油然而生,我觉得那一刻我真正的儿子才站在我面前。

        那一刻他紧紧的抱住了我,那一瞬间我才觉得,此时此刻,抱住我的才是那个老实善良的儿子,而其他的只是个空壳而已。

        当时他吼着嘶哑的嗓子,却微弱的不能再微弱了,他用尽最大的力气说着什么,而我也用尽最大的精神听他在说什么。

        小名,你知道他在说什么吗?他说让我走,别管他,快离开,然后后面只说三个字,好像是什么邪洞天,邪洞天,一直在重复这三个字。

        说了几遍之后,那清明的眼神顿时泯灭了一般,变得浑浊下来。他猛的把我一推,陌生的气息席卷而来,自顾自地向外走去,脚步缓慢而沉重。

        当时一股莫大的恐慌而来,心如同被挖空一般,痛的我连叫出的声音都没有,不知为什么,我感觉那时,那清明的眼神泯灭的那一刻,我的儿子再也不存在了,他,死了。

        尽管我怎么也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我想起了当初的那个老人,是他,一定是他。

        一定要调查清楚,我下定决心,正好那次我‘儿子’走的慢,并没有像往常那般几个飞跃就不见了,想来是跟刚才突然恢复清明的眼神有关。

        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动力,身体也不疼了。几步就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我‘儿子’忽然倒了下去,我静静的等待着,没过多久,就有几个黑衣人过了一会儿把他抬走。

        我当时害怕被发现,所以离得比较远,那几个黑人并没有发现我。然后想起我儿子对我说过的话,我就离开了那里,一直逃避到今天,苟且偷生。”

        不知说到什么时候,穆婶儿已经哭的是泪流满面,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慢慢变得呜咽起来。无名看得出,她正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由于太久的压抑与沉沦,此刻陡然的爆发,是不可能控制的住的。

        听这段话的同时,无名一直在沉默,他很早以前就有了怀疑。

        虽然平时穆婶儿大大咧咧,但是同时他又小心翼翼,忧心忡忡,显然不符合常理。

        听完这段话,无名明白了,穆婶儿只是在武装自己,逃避过去,不让自己活在内疚和恐惧当中。

        穆婶儿也想过要找到那个老人报仇吧?无名心里这样想的,不过穆婶儿只是个凡人而已,怎么可能伤的了修士,光是那几个黑衣人就不是他能对付的了的,而且他连老人在哪里都不知道,谈何报仇?

        如今卸下伪装,哪怕是大大咧咧的穆婶儿,也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

        “不好意思,小名,穆婶儿昨晚喝了点儿酒,刚才有点失态了,没吓着你吧?”穆婶儿恢复好状态,有些羞愧的说道。

        这根本不用说,无名一进门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何止是穆婶儿口中的一点酒啊?

        这是无名一直没来得及说罢了,刚进来就被一顿寒嘘问暖,热情招呼,接着又是听穆婶儿的悲惨遭遇,只能安静的做个倾听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空闲。

        “没事,穆婶儿,我胆子可大了。”无名一边解释,一边继续说道,“穆婶儿,把酒拿出来吧,今天小名陪你喝个够。”无名也是一脸豪气的说道。

        如今穆婶儿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能有人与他痛痛快快的畅饮,借酒消愁,自古就是这样。

        只是没人注意到。

        无名眼中一道杀机涌现,一缕煞气隐若浮现。

        听完无名的话,穆婶儿一愣,看着无名不像是在开玩笑,转身从后面拿出了两坛酒,将一坛递给了无名。

        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危险,喝醉了也没事。

        两人一人抱着一坛酒,只是喝,很默契的没有说话。

        说实话,无名喝酒一般都很少,就算偶尔喝量也不会太多,除了特殊时期,一般都很少碰酒。

        在小时候父母就告诉过无名,只有等到十六岁成年的时候,才可以喝。

        这些,一直都是无名珍贵的回忆。

        难得今天无名好不容易碰一回酒,今天是最豪气,也最肆无忌惮的喝着烈酒。

        不得不说,自己酿的酒是真的烈,而且无名又是大口大口地喝着。一股股的辛辣从喉咙处传来,火烧般的疼痛,一直延续到胃里。

        但这的确很爽,借酒消愁,不是没有道理。

        无名刚开始听的时候,就判断出来,那老人应该是那所谓的邪修,骗了穆婶儿的孩子后就牢牢地控制住了,至于每隔一段时间便回来一次的那个人可以说是穆婶儿的孩子也可以说不是。

        因为穆婶儿的孩子意识和灵魂早就被控制住了,真正属于他的,恐怕只是那个空壳子而已。

        并且随着时间的增加,控制的力度也是越来越深。

        也就是说,穆婶儿的儿子只有其形,没有其神。以至于最后的言谈举止和一举一动都是那邪修的意思。

        这也是在灵域,最让人头疼的邪修,其恐怖所在。

        往常一般都不会去招惹邪修,哪怕那邪修的境界实力都比自己低。

        你一直是在明处,而邪修永远在暗处。他就算干不掉你,发起狠来,也会祸害你的亲人,毫无底线。

        杀人于无形之中,慑人与千里之外。

        这,就是邪修!

        (未完待续。)

        【本章完】